跟女兒置氣,

整整五天沒有跟她說話。

 

沒有傳話也沒有「跟你女兒說」的戲碼,

很單純的做好一個媽媽該有的基本功課,

讓她有飯吃、有車坐、有衣服換,

但是不聊、不互動、也不招呼。

 

只是自己心裡很明確的感到安慰,

還好,

女兒即使硬著頭皮都還是跟我道再見、說晚安。

 

其實一直以為是女兒踩踏了規矩的界線,

事實上也是;

也一直以為是女兒不懂尊重為何物,

一再而再的挑戰我的耐性,

拖拖拉拉到一個極致;

當然,

我耐性的奈米化也是到了一個極致。

 

我不是一個溫柔的媽媽,

但我會傾聽、會擁抱、會跟孩子撒嬌;

我不是一個不發脾氣的媽媽,

但我能接受孩子各式各樣的日常,就算是失誤;

唯獨,

我的地雷線總是緊緊跟著「不在乎」的引線,

一但感受到自己的要求跟規勸被孩子「忽視」,

我便炸開了。

 

一直很理直氣壯的解讀,

是因為孩子不尊重我這個媽媽,

總是把我自己都嫌煩的嘮叨當空氣,

又把我一再的不悅當屁;

所以我怒得理直氣壯。

 

但是為什麼每次都是在對孩子吼罵完之後,

抓著方向盤痛哭?

每次都在被孩子累積的缺失激怒後,

又在孩子在乎的眼神裡感受到胸口悶炸般的疼痛?

 

也很戲劇化的,

總響起「練習」這首歌的第一句歌詞:

「我想我不夠愛你,我忘了你的勇氣...」

 

自責啊。

 

孩子們,

我是不是不夠愛你們?

我才總是忘了你們來到我身邊的勇氣?

總忘了我們之間一再磨合的努力?

 

**********

 

和好的那一天,

女兒抱了我好久好久、也好緊好緊,

我才發現,

不是自責,

原來是自卑。

 

我一直用盡所有的勇氣再當媽媽,

在我沒有母親當作引導的人生裡;

我一直跌撞的摸索領著心裡的孩子長大,

在身邊的人來來去去而感到自己被拋棄的生命裡。

 

原來我在面對孩子對我「不在乎」所生的氣,

是我對孩子的撒野,

就像被媽媽一再鬆開手的夜裡,

哭鬧著:

「你是不是不夠愛我?」

 

半開玩笑的跟老公說:

「我必須認真的感到被愛,

我必須相信自己值得被愛,

否則我一定會墮入情緒勒索的病態循環,

讓自己的孩子受到傷害。」

也就是說,

我應該要再讓自己忙的瘋狂一點,

才不會吃飽太閒,

搞瘋自己的小孩。

210368_213289855362064_8328739_o.jpg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林 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